宿城區公共空間治理釋放多重效應
2019-11-18 07:47:00
來源:新華日報
0
【字號:  】【打印

  宿遷市宿城區,今年區域面積未擴一分,但幾乎每個街鎮都增了新的發展空間——截至目前,全區共收回集體土地1.61萬畝,盤活工業用地1148畝,定向增加村集體經濟收入1976.5萬元。

  打開新空間的這把“金鑰匙”,就是公共空間治理。

  公共空間,意即全民共有、公眾共享的區域。但長期以來,部分城鄉公共空間被侵占使用。今年7月,宿遷市鄉村振興重點工作現場推進會強調:堅持“共有共治共建共享”原則,全面抓好農村公共空間治理。市委舉旗定向,一場席卷城鄉的公共空間治理攻堅戰在宿城區打響。

  “今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,關鍵之年必須拿出‘突破之招’。”宿遷市政協副主席、宿城區委書記裴承前說,城鄉公共空間治理是推動經濟社會發展、實現鄉村振興的重要抓手,要把公共空間精準“騰出來”、有效“用起來”、長效“管起來”,同步釋放增加農村收入、改善城鄉環境、密切黨群關系等多重效應,打開鄉村振興和區域高質量發展的新空間。

  公共空間不“治”不行。陳集鎮倉王村是一個合并村,兩年前區領導去暗訪,所見觸目驚心:100多畝河畔地被侵占,廢棄的曹橋小學被占用10多年作為養牛場,就連村部周圍都搭起2000多平方米的違建。而在另一個合并村——蔡集鎮田洼村,428畝被侵占土地涉及不規范合同140多個,甚至有些協議“口頭一說”就簽了50年。經梳理發現,城鄉公共空間因歷史原因,被侵占的土地水塘少的幾十畝,多的上千畝。公共空間被侵占,破壞環境,引發糾紛,違背公平,成為廣大居民群眾反映的“痛點”。

  公共空間必須姓“公”,要讓公共資源為公眾謀利益。今年3月,《宿城區鄉村公共空間治理工作實施意見》出臺,區委提出,堅持農區、鎮區、社區和園區“四區”聯動,資金、資產和資源“三資”統籌,自治、德治和法治“三治”并舉,全領域推進公共空間治理工作。

  拆除違章搭建,清理違規合同;小田“并”成大田,荒地變為集體資產……在陳集鎮倉王村,被侵占的小學校舍收回來建成1000平方米標準廠房,三個產業項目正擇優入駐,年租金可達7萬元;耿車鎮劉圩村在清理出來的宅前屋后零散菜地上見縫插“綠”,在村頭造出一個荷塘游園,成為村民休憩好去處;在集中連片扶貧開發的成子湖地區屠園鄉,僅河畔地就收回2600畝。光明米業和江蘇農墾兩大現代農業項目用地2萬多畝,其中有5000多畝都是“治理”出來的新增集體土地。

  截至目前,宿城區排查集體土地8.58萬畝,其中被侵占土地1.75萬畝,已收回集體土地1.61萬畝,回收率92%;排查集體資產27.69萬平方米,其中被侵占資產7萬平方米,已收回集體資產6.4萬平方米,回收率91.43%;排查合同3363份,發現問題合同351份,已銷號問題合同346個,完成率達98.58%。

  “收回的集體土地,全部上農村公共資源交易平臺,全程公開透明規范,村集體收入年增25萬元。”蔡集鎮田洼村黨支部書記吳沅楷說。一場公共空間治理行動,給村集體經濟帶來的收益立竿見影。特別是經濟薄弱村,整治出來的集體土地一上平臺承包出去,村里就摘掉了“窮帽子”。目前,宿城全區已通過農村產權交易平臺交易703個項目,涉及金額1.05億元。

  在公共空間治理行動中,宿城區突出基層黨組織牽頭、村組干部領頭、廣大黨員帶頭“三頭”共進的工作思路。基層黨員干部在“干成事”的過程中,變得越來越“會干事”。“實施鄉村公共空間治理,必然觸及既得利益,關鍵看黨員干部敢不敢動真碰硬,能不能攻堅克難。”宿城區委常委、組織部部長張永杰說,區委將公共空間治理交由組織部門牽頭實施,就是把這項任務作為檢閱基層黨組織執行力和戰斗力的“練兵場”,作風和能力建設的“磨刀石”,更是展示黨員干部形象的“大舞臺”。

  本報記者 宏奇 明澤 世停

  本報通訊員 黎軍 振濤 焦尉

作者:  編輯:陳茜  
北京pk10前5开奖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