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有華:“問題導向”不能變成“問責導向”
2019-06-11 15:26:00
來源:新華日報
0
【字號:  】【打印

  以問題為導向,體現了求真務實的科學態度,是一種責任擔當。然而,在有的地方,在一些同志心里,問責卻成了導向,問責的聲浪明顯高過、蓋過問題的導向。明明是要堅持問題導向,怎么變成了以問責為導向?

  細究起來,問題在下面,根子在上級。上有所為,下有趨同。上面有的部門和單位,習慣于向下問責,時常以問責向下發文,以問責下去檢查,以問責體現監管力度和工作成效,致使下面跟著圍繞問責轉,問責成了工作中重要的甚至是唯一的導向。再就是,濫用問責,問責泛化簡單化。發現問題,不區分動機和原因,不看一貫表現,不論錯誤大小,動不動就問責,抓基層成了問責基層,抓落實成了落實問責。出現這些問題的原因何在?在于機械執行問責要求,骨子里懶政思想作怪,搞“責任甩鍋”,一級一級往下問責,成了一級一級往下推卸責任,讓基層一些部門和干部“躺著中槍”,給一線工作帶來新的阻力與壓力,輕則影響正常工作,重則損壞黨的事業。

  把問責搞成工作導向,顯然是不對的。問責和工作導向有聯系,但更有區別。問責問的應是面對矛盾和問題是不是有擔當精神,該盡的責任有沒有盡到,這是對工作標準、工作態度、工作作風的剛性要求、紀律檢查。它能促進建設發展,特別是能推動現實中的矛盾和問題的解決,但不能就此把問責搞成導向。問責導向下,有的人就會更多地考慮個人得失,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不受損為出發點,工作中就可能出現兩種情況,一是表態快、調門高,以博好感,但行動少、落實差,甚至投機取巧、弄虛作假,搞形式主義、官僚主義;二是患得患失、畏首畏尾,沒有激情闖勁,也缺乏熱情干勁,對于單位這樣或那樣矛盾問題,要么視而不見、任其自然,要么強調客觀、能拖則拖、能糊則糊,以不作為、慢作為、小作為消極保平安。很顯然,倘使問責成了工作導向,一些同志的積極性進取心難免會在高壓和風險中受到影響,甚至自尊心受到傷害,不利于現實問題的解決,也不利于干部的成長、干部個人的形象和聲譽。

  作為工作導向,問題和問責,孰是孰非,孰輕孰重,非常明了。問題是實踐的原點、創新的起點,抓住問題就能抓住推進工作、促進建設發展的“牛鼻子”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我們中國共產黨人干革命、搞建設、抓改革,從來都是為了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。” 讀懂一個時代需要讀懂這個時代的問題,改變一個時代需要解決這個時代的問題。發現問題、研究問題、解決問題,始終是推動黨和國家事業向前發展的重要動力。堅持問題導向,是科學的思維方式、重要的領導方法、務實的工作路徑。無數事實證明,誰著眼問題抓工作、謀發展,誰就能贏得工作的主動,誰就能取得發展的先機。在問題和問責這兩個誰是工作導向的選題上,顯然不能看走眼,必須篤信堅守問題這個導向。如果不是以問題而以其他什么為導向,工作就做偏了,就無法解決制約發展的問題,就難以開拓新的境界。不能解決問題、不能前進有為,工作也就失去了意義。

  問責之于問題,是促使其解決的助力器、強心劑,是圍繞著問題轉的手段,是從屬問題的,不能蓋過問題成為工作導向。但問責也影響著工作走向,連帶到工作氛圍,問題和問責就像硬幣的兩面,緊密相連。以問題為導向,卻不碰矛盾、不動積弊,怕問題、躲問題的就要接受問責。至于“為官不為”的,信奉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“不干事不出事”“不求有功但求無過”的,致使單位老問題解決不夠,新問題又堆積下來的,更要以問責這一記響掌,促使其醒悟奮起,把責任扛到肩上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有權必有責、有責要擔當、失責必追究。這三句話,言簡意賅地點出權責之間的關系,也包含著問題與問責之間的關系。抓工作、搞建設,必須堅持問題導向,反之眼中無問題,只想當官不想干事、只想攬權不想擔責、只想出彩不想出力就要被問責。問責一定程度上就是問不抓問題、不解決問題之責。

  (作者為省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)

作者:  編輯:馬麗花  
北京pk10前5开奖走势图